南海网_海南门户>主页 > 21世纪经济报道 >

时尚就是正能量

2019-05-01 11:07 来源:未知

  如果说美国的“时尚女魔头”是那位气场十足、永远把脸藏在夸张的大墨镜后面、手拿Prada的《时尚Vogue》主编安娜·温图尔,中国时尚界的终极大Boss则是一位温文尔雅、异常低调的诗人。

  “你采访过和你同名同姓的人,我也采访过和我同名同姓的画家。记者这个职业就是这样有趣,能让人生丰富多彩。”拥有17本传统期刊、年收入10亿元以上的时尚传媒集团总裁刘江如是开场。

  2013年是时尚传媒集团成立二十周年,在当今数字化媒体转型的新时期,这位中国的“时尚先生”也重新定位自己和企业,致力打造以专业化杂志为基础,以全媒体、产业链为两翼的时尚产业全方位服务商。

  “哈哈,我插过队,当过教师,做过记者,在工厂和农村都有过经历,用时髦的说法,是不折不扣的屌丝。”刘江回首20年来创业的艰辛,唏嘘不已。

  1993年8月8日,在北京东单西裱褙胡同54号私家小院的平房里,中国第一本白领精英杂志《时尚》创刊号出版,开印1万册。刘江和他的搭档吴泓不仅拿出全部家底,还四处举债。

  “当时,同类杂志还都是几毛钱,没有精致印刷,更没有高端品质,我们一上来就定价10元,堪称业内最贵杂志,反对声此起彼伏。”刘江回忆。

  幸运的是,刘江赶上了一个最好的时代。1993年正是南巡讲话后、国际品牌陆续进入中国市场、外商们在苦苦寻觅机会的大时代。

  经过几轮寻觅和谈判,刘江从法国《MarieClaire》到《VOGUE》,最后与美国赫斯特(Hearst)出版集团达成一致,1998年4月号《时尚》正式与Hearst旗舰刊物《Cosmopolitan》进行版权合作,开始了自己的时尚时代。

  “因为我喜欢写诗,想象力丰富,所以我所勾画出这本杂志的风格是:强调视觉,文风亲切温馨,接近性、实用性、欣赏性一个都不能少。”刘江这样描述。

  “一开始,我们就坚持和美国的杂志不一样,和英国的杂志也不一样,我们跟国外合作绝不是拷贝、翻版,而是加入了大量的中国元素,这就是我们赢得读者的原因。实际上《时尚》是很中国的品牌,没变成国外品牌的复制品。”刘江说,“比如美国《Cosmopolitan》重要的主题无疑是两性关系,而中国的《时尚Cosmopolitan》对这一主题有所弱化。我希望《时尚》能真实、完整呈现一种健康、积极的生活方式。”

  刘江不仅为《时尚》找到了精准的内容定位,在销售模式上,也开创了一种做产品、搭圈子、见效益的高速发展道路:时尚集团首创了以广告为主要收入来源的赢利模式,首创了出版人制管理模式,并以每年创办一本新杂志的速度迅速扩张。同时,各个媒体产品之间不断借势发展,走多元化发展道路。

  在整个时尚传媒集团,实行的是集约化管理、分散化经营的扁平式组织结构,而各刊社又都是独立法人,独立核算、自主经营。

  “我承认自己一直偏爱传统媒体。但这两年我一直在思索如何从传统媒体转型。当初,我们做杂志的出发点是人文关怀,现在向全媒体进军是大势所趋,尤其在媒体转型和融合的时候,如何不让自己的核心价值流失,如何在自己的能力上做研发、跨越和链接,这是我这几年一直在探索的。”刘江概括说。

  无论是和戏剧导演田沁鑫正在合作的话剧《青蛇》,还是参与投资电影《雪花秘扇》,或是与北京电视台强强联合打造时尚大典等,都是为适应新战场的探索。时尚传媒集团提出“四轮驱动”战略,就是编辑、广告、市场、发行全体总动员,向电影电视、网络、手机新媒体、图书、戏剧等多个关联领域和行业大步迈进,取得了良好成效。

  “‘超前’对于媒体来说非常重要,但是把握尺度和节奏也很重要。当我骑自行车的时候,我给人们描绘开车的感受,自驾车的生活方式,这是超前半步;但如果去大讲劳斯莱斯的尊贵,那超前就太多了;我一直坚信,中国人认可的时尚坚持的是主流价值观,是积极健康、进步和美好,时尚就是正能量!”刘江如是说。

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有人说,目前中国的“时尚”是一群月薪五六千的编辑给大家描绘月薪10万的人的生活方式,您怎么看?

  刘江:首先,我不认为为高端人士服务的人就要拥有和他们一样的收入。时尚杂志应该传播一种客观、平等、不仰视的价值观。目前确实出现很多国人盲目攀比、追求奢侈生活的热潮,但这也源自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因为观念是由生活方式引领的。中国有相当多的知识阶层、高端人士,生活态度已经有了很积极的正向改变,希望和国际接轨。时尚杂志就是要积极宣传、推动健康向上的生活方式,倡导先进的价值观,同时关注本土文化的价值,我一直强调,时尚不是奢侈生活。

  刘江:我认为奢侈是中性词,不是贬义词。馒头对窝头就是奢侈,草棚对窑洞也是奢侈。人类就是在奢侈当中发展。时尚不能用金钱来衡量,否则就是愚蠢的。时尚不是浅层次意义上的物质的积累,是既有物质又有精神的合体,它一定有文化内涵,内核就是积极向上。

  刘江:我认为时尚构建新的文明,创造文明。不是喝红酒、狂购奢侈品就彰显时尚,而是要真的喜爱才行,现在中国面临的是最好的时机,GDP和国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长都超过了很多国家,人们的要求自然在提升,但说到生活品质,我认为现在不及明清,更无论汉唐,国人关于时尚的发展空间很大,基于这一点,“时尚”大有可为。

  如果说美国的“时尚女魔头”是那位气场十足、永远把脸藏在夸张的大墨镜后面、手拿Prada的《时尚Vogue》主编安娜·温图尔,中国时尚界的终极大Boss则是一位温文尔雅、异常低调的诗人。

  “你采访过和你同名同姓的人,我也采访过和我同名同姓的画家。记者这个职业就是这样有趣,能让人生丰富多彩。”拥有17本传统期刊、年收入10亿元以上的时尚传媒集团总裁刘江如是开场。

  2013年是时尚传媒集团成立二十周年,在当今数字化媒体转型的新时期,这位中国的“时尚先生”也重新定位自己和企业,致力打造以专业化杂志为基础,以全媒体、产业链为两翼的时尚产业全方位服务商。

  “哈哈,我插过队,当过教师,做过记者,在工厂和农村都有过经历,用时髦的说法,是不折不扣的屌丝。”刘江回首20年来创业的艰辛,唏嘘不已。

  1993年8月8日,在北京东单西裱褙胡同54号私家小院的平房里,中国第一本白领精英杂志《时尚》创刊号出版,开印1万册。刘江和他的搭档吴泓不仅拿出全部家底,还四处举债。

  “当时,同类杂志还都是几毛钱,没有精致印刷,更没有高端品质,我们一上来就定价10元,堪称业内最贵杂志,反对声此起彼伏。”刘江回忆。

  幸运的是,刘江赶上了一个最好的时代。1993年正是南巡讲话后、国际品牌陆续进入中国市场、外商们在苦苦寻觅机会的大时代。

  经过几轮寻觅和谈判,刘江从法国《MarieClaire》到《VOGUE》,最后与美国赫斯特(Hearst)出版集团达成一致,1998年4月号《时尚》正式与Hearst旗舰刊物《Cosmopolitan》进行版权合作,开始了自己的时尚时代。

  “因为我喜欢写诗,想象力丰富,所以我所勾画出这本杂志的风格是:强调视觉,文风亲切温馨,接近性、实用性、欣赏性一个都不能少。”刘江这样描述。

  “一开始,我们就坚持和美国的杂志不一样,和英国的杂志也不一样,我们跟国外合作绝不是拷贝、翻版,而是加入了大量的中国元素,这就是我们赢得读者的原因。实际上《时尚》是很中国的品牌,没变成国外品牌的复制品。”刘江说,“比如美国《Cosmopolitan》重要的主题无疑是两性关系,而中国的《时尚Cosmopolitan》对这一主题有所弱化。我希望《时尚》能真实、完整呈现一种健康、积极的生活方式。”

  刘江不仅为《时尚》找到了精准的内容定位,在销售模式上,也开创了一种做产品、搭圈子、见效益的高速发展道路:时尚集团首创了以广告为主要收入来源的赢利模式,首创了出版人制管理模式,并以每年创办一本新杂志的速度迅速扩张。同时,各个媒体产品之间不断借势发展,走多元化发展道路。

  在整个时尚传媒集团,实行的是集约化管理、分散化经营的扁平式组织结构,而各刊社又都是独立法人,独立核算、自主经营。

  “我承认自己一直偏爱传统媒体。但这两年我一直在思索如何从传统媒体转型。当初,我们做杂志的出发点是人文关怀,现在向全媒体进军是大势所趋,尤其在媒体转型和融合的时候,如何不让自己的核心价值流失,如何在自己的能力上做研发、跨越和链接,这是我这几年一直在探索的。”刘江概括说。

  无论是和戏剧导演田沁鑫正在合作的话剧《青蛇》,还是参与投资电影《雪花秘扇》,或是与北京电视台强强联合打造时尚大典等,都是为适应新战场的探索。时尚传媒集团提出“四轮驱动”战略,就是编辑、广告、市场、发行全体总动员,向电影电视、网络、手机新媒体、图书、戏剧等多个关联领域和行业大步迈进,取得了良好成效。

  “‘超前’对于媒体来说非常重要,但是把握尺度和节奏也很重要。当我骑自行车的时候,我给人们描绘开车的感受,自驾车的生活方式,这是超前半步;但如果去大讲劳斯莱斯的尊贵,那超前就太多了;我一直坚信,中国人认可的时尚坚持的是主流价值观,是积极健康、进步和美好,时尚就是正能量!”刘江如是说。

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有人说,目前中国的“时尚”是一群月薪五六千的编辑给大家描绘月薪10万的人的生活方式,您怎么看?

  刘江:首先,我不认为为高端人士服务的人就要拥有和他们一样的收入。时尚杂志应该传播一种客观、平等、不仰视的价值观。目前确实出现很多国人盲目攀比、追求奢侈生活的热潮,但这也源自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因为观念是由生活方式引领的。中国有相当多的知识阶层、高端人士,生活态度已经有了很积极的正向改变,希望和国际接轨。时尚杂志就是要积极宣传、推动健康向上的生活方式,倡导先进的价值观,同时关注本土文化的价值,我一直强调,时尚不是奢侈生活。

  刘江:我认为奢侈是中性词,不是贬义词。馒头对窝头就是奢侈,草棚对窑洞也是奢侈。人类就是在奢侈当中发展。时尚不能用金钱来衡量,否则就是愚蠢的。时尚不是浅层次意义上的物质的积累,是既有物质又有精神的合体,它一定有文化内涵,内核就是积极向上。

  刘江:我认为时尚构建新的文明,创造文明。不是喝红酒、狂购奢侈品就彰显时尚,而是要真的喜爱才行,现在中国面临的是最好的时机,GDP和国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长都超过了很多国家,人们的要求自然在提升,但说到生活品质,我认为现在不及明清,更无论汉唐,国人关于时尚的发展空间很大,基于这一点,“时尚”大有可为。

编辑: admin

网站简介- 网站地图- 广告服务- 诚聘英才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- 友情链接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

ICP备案号: